黄万里女儿开口谈“三峡大坝扭曲变形”(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image)



  日前有网民在推特上发出三峡大坝变形的照片,该网民担心,一旦溃坝,半个中国将生灵涂炭。照片引发网民广泛关注。(谷歌卫星地图)

  数天前,中国网络流传三峡大坝变形的谷歌卫星照片,引发民众对大坝溃堤的广泛担忧。对此,各方回应和说法不一。《新京报》等引述专家的话,承认坝体确实出现变形,但这是 “处于弹性状态”。

  《澎湃新闻》说,三峡大坝“变形”是假消息。《环球时报》援引三峡公司的话说,大坝“运行安全可靠”;三峡公司在声明中称“大坝水平移动”,不过不到三厘米。

  法新社引述一位三峡工程的内部工程师的话说,大坝一直存在质量问题,包括裂缝和施工期间的混凝土不符合标准。那么,三峡大坝的扭曲变形究竟是真是假?三峡工程为何一直以来饱受争议?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黄万里女儿、黄万里研究基金主持人黄肖陆;中国环境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

  如何看照片显示的三峡大坝的变形问题?

  黄肖路说她反复看了很多次这个照片,但是单从照片得不出结论。她对中共媒体发布的消息没有信心。这两张照片是在不同时间、不同气流、不同角度的拍摄,三个不同的情况下拍出的照片不能用来做对比,精确度也不一样。但是不管变没变形,三峡大坝的问题迟早都会发生,将会有一个特别大的灾难发生。

  王维洛先说了他自己对三峡大坝的看法。他说用不着照片就可以知道三峡大坝在变形。三峡大坝是重力坝,几十个水泥块摆在基岩上、靠自身重力保持大坝稳定,所以肯定会发生位移的。这次讨论的开始是有个叫冷山的推友发出谷歌上三峡大坝的照片对比。

  冷山说三峡大坝发生变形,一旦发生将会是重大灾难。第一句是陈述句,王维洛说他同意这个陈述句;第二句是条件句,这个在三峡大坝的可行性论证的报告中出现过。邹家华说的“不会发生灾难性后果”,这个句子的条件是三峡水库里几乎是没有水的。

  官方回应说这只是弹性状态,这是科学解释吗?

  黄肖路不同意这是个科学解释。她看到的关于反对建三峡大坝的资料,特别是她的父亲黄万里生前带给中央领导的6封信,他的理由就是长江三峡高坝是根本不可以修的,不是早晚问题、国家财政、环境生态、防洪效果、或国防的问题等等,更主要是“自然地理环境中河床演变的问题和经济价值中所存在的客观条件不允许一个尊重科学民主的政府举办一个祸国殃民的工程”,如果被建,终将会被炸掉。当时的华东水利学院、现在的河海大学也有论文发表,论述这个观点。

  说到三峡变形的蛛丝马迹,人们也发现白果树瀑布景点已经关闭。澎湃新闻说,三峡大坝“变形”的传言是假消息;《环球时报》援引三峡公司的话说,大坝“运行安全可靠”;不过白果树瀑布景点据说关闭到13号,但之后是否重开,景点人员不予回答。

  王维洛说他不能说出景点和三峡之间的直接关系。但是他解释了中央给出的“弹性”解释。他在节目中拿出一个钢圈比喻为三峡大坝的钢筋混凝土,加以挤压,使钢圈变形,向观众解释说这个变形是连续的,并且会恢复到原来的形状,这就是弹性形变。三峡不是一块钢筋混凝土,而是几十个“钢圈”,这些“钢圈”之间的连接是断裂的,那么“钢圈”的弹性形变是否是连续的、没有断点的呢?三峡大坝的坝块目前情况下的变形是弹性变形,但是三峡大坝整体的变形不是弹性变形。

  王维洛说当初设计的时候三峡大坝建造的时候,钢筋混凝土不能挤得太紧,他们希望在水冲之下,混凝土块会愈来愈紧密。但是就如黄万里说的,这里的地质情况非常差,三斗坪是这里唯一能够找到的花岗岩的基底。但是从现在的观点来说,基底是硬的,也不代表一定安全。因此三峡发布的水平和垂直位移数据,但是没有公布泄漏水流的情况,事实是三峡大坝的下面和右岸的发电厂厂房都有漏水。有水流过就会带走物质,带走物质就会造成大坝的越来越不稳定。

  黄肖路补充说李锐生前的文章《我知道的三峡大坝上马过程》里谈到,最近世界上有两个关于大坝的讨论会,其中一个讨论会列举了世界上最危险的十个大坝,三峡位居首列。因此中国公民看到谷歌照片而产生怀疑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我们应该让生活在大坝库区和下游的居民都知道三峡大坝的危险从开工那天就时刻存在,随时可能发生。受到影响的人可能会有6亿人,这里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受到影响的居民应该采取什么自救措施?

  黄肖路说自救是可行的,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民众虽然没有“知情权”,但总归可以翻墙得到信心,有网友说组织民众自救,这是非常重要的。黄肖路说她父亲生前总是把反对三峡大坝的理由写给中央领导,他说给领导人讲半小时的课就能让他们明白,但是他从来没有被给过这个机会。现在我们也知道了给领导人写信完全是对牛弹琴的事。就算现在没有出大事,三峡大坝修好后整个长江流域的生态变化也已经非常严重了。

  李锐也是大坝反对者,并有机会接触到高层领导人,但是黄肖路说当时领导人是“不想接受”,就是因为他们只是为一些极少数利益集团的利益着想。

  王维洛说三峡大坝的关键词是“自相矛盾”。冷山的帖子出来后,中国政府马上说没有变形,过了不久又用三峡集团的公众微信号承认是变形,但是是“弹性形变”,这就是自相矛盾,这里面肯定有错误。三峡工程的可行性论证和上马过程中也有自相矛盾。王维洛在十四个专业组的论证报告发现矛盾。比如防洪组和泥沙组。防洪组说水库大,在洪水来的时候可以蓄洪;泥沙组说因为水流大,所以可以利用洪水的力量把泥沙冲走……这样一来,到底是要冲水还是防洪呢?

  主持人列举了几点黄万里与中央的观点不同之处,第一个是发电效益,《中华人民共和国三峡水利枢纽可行性研究报告》称“三峡水电站装机容量1768万千瓦,年发电量840亿千瓦时……它将为华东、华中地区供应可靠、廉价、清洁和可再生的能源,并对缓和两地区的能源供应紧张、煤炭运输巨大压力和减少环境污染起到重大的作用。”

  黄万里《致江泽民总书记等的三封信》中说 “三峡大坝的经济可行性是根本不成立的,它比山区大中型电站每千瓦投资要贵两三倍”“论经济效益,此坝每千瓦造价三四倍于一般大中型坝,其经济可行性并不成立”“三峡电站20年内只有工费支出,没有电费收入,国家财力不堪负担。”

  关于通航能力,中央报告称“目前川江通过能力仅约1000万吨。主要原因是川江航道坡陡流急,在重庆至宜昌660千米航道上,落差120米,共有主要碍航滩险139处,单行控制段46处。三峡工程修建后,航运条件明显改善,万吨级船队可直达重庆,运输成本可降低35%~37%。”   ,黄万里的观点是“此坝建成蓄水后将使金沙江与四川盆地下来的河槽中的砾卵石和部分悬沙在重庆沉积下来,形成一水下堆石坝,堵塞重庆港,其壅水将淹没合川、江津等城镇、殃成数十万人民淹毙的惨剧。此坝永不可修。”

  关于防洪作用,中央报告称“目前,中游地区受洪水威胁的居民人数约为1000万人,预期在工程可能生效时将增至  1450万人。三峡水库提供的 310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将有效地控制大至 1000年一遇的入库洪水,从而使中游平原地区免遭淹没。”  而黄万里的观点是“长江上中下游的防洪治理依靠水库蓄洪节流其效果是较小的,远不如堤工、河道疏浚等其他方法。主要原因是长江的洪流时程表现为量大而峰平,蓄洪能抑低峰顶很少。”  (《长江三峡高坝永不可修的原由简释·论三峡水库的防洪效果及长江中下游的治理》 )

  黄肖路说中央不喜欢听反对意见由来已久。她的父亲在《花丛小语》里用小说的形式达到论证党内现象的目的,只有三千字。黄万里在《花丛小语》中把知识精英分成一种歌德但丁派:“歌德”原是应该的,专门歌德、样样歌德就有问题;但丁派是“一旦盯住领导党员随声附和,就算立场坚定,其目的就更有问题了”。现在党内绝大多数都是歌德但丁派的和谐现象,这是政府奇观。黄肖路说这个大型水利工程就是一个政治工程。

  三峡大坝动工后发生多次大地震,08年的汶川,13年的雅安,17年的九寨沟等。有分析说地震就是这一带的地壳已经发生压力改变。

  王维洛说科学家提出的解释能够解释一些现象,但是也不能解释其他的现象。有各种各样的理论可以解释各种各样的地震。汶川地震确实是和水库大坝有联系,但是直接联系的是紫坪铺大坝。用中国一些科学家的解释,汶川地震之后能量就释放完了,就不会再有大地震了,但还是发生了一些大地震。


二老虎 发表评论于
最可笑的是黄万里当年煞有介事地声称三峡水库的水有个很小的坡度,但在几百公里的距离下会产生巨大的高度足以把重庆淹掉。

这是王维洛说的。现在不敢再提。
煮熟的鸭子嘴还硬。
侧卫1 发表评论于
水利二代? VOA老干这种砸牌子的事。


丁丁猫和熊猫猫 发表评论于
黄肖路说中央不喜欢听反对意见由来已久。。。问一下,她老爸喜欢听反对意见?反对的就是祸国殃民?还有这女儿混哪里的?专业背景是什么?
丁丁猫和熊猫猫 发表评论于
谢谢科普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2019-07-12 12:43:45
(接二)
顺便说两句黄万里。黄回国以后在黄河上做了好几年的水利勘测,对黄河泥沙的理解有很多第一手资料。他对三门峡大坝的反对意见是正确的,可是,他又以同样的泥沙/沙卵石的理由,反对三峡。三峡水库从蓄水到现在二十多年了,三峡和三门峡一样,被泥沙/沙卵石堵死了吗? 意见被实践早已证明是错误了,本着尊重事实的原则,应该承认错误。现在家人还要强词夺理,只能让人鄙视。

据网上介绍: “1934年赴美留学,1935年获得美国康奈尔大学硕士学位,1937年获得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工程博士学位。”八十年代以前,中国鲜有从美国回去的博士。一个美国博士,吓倒一大片。 俺在美国培养博士快二十年了,俺清清楚楚,这两年就培养出来的“博士”,有多少水分,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这种两年的快手博士,其价值可能还不如吃了激素两个月就长大的鸡的价值。
带头大哥 发表评论于
谢谢 sooo 提醒报道来自烂货,有时候没注意,真会浪费不少时间
邮政编码279 发表评论于
下面这个排比可以和 -- 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 相提并论。

-------------------------------------------
ridicu 发表评论于 2019-07-12 15:24:41

2003年6月1日,《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2]
2007年5月8日,《三峡大坝 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3]
2008年10月21日,《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4]
2010年7月20日,《长江水利委: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三峡大坝上》[1]。
静夜听雨 发表评论于
KINGTIE 发表评论于 2019-07-12 11:34:45 胡佛水坝也是重力坝,不垮估计是因为民主的岩层也比较坚挺。
。。。。。
胡弗水坝379米,三峡大坝2335米
老浙大79 发表评论于
没有一个是专家,居然有这么多屁放!FLG发工资?
toyota1 发表评论于
哈哈, 武大郎当打虎协会副主席非常称职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当年中国许多地方的地形图都属于机密,办许多手续还不一定能借出来。而国外公开发行的地形图精度更高。现在大家相信Google的卫星照片,心理因素可以理解。但是现在又不是只有Google一家有卫星照片。中国自己发一张上来不就清楚了吗?不必卫星,飞机就可以了。
Google的卫星照片里那一段弯曲得也太厉害了。除非坝顶经过处理后就是那样,与位移没关系。
老李子 发表评论于
让月月鸟一家住在大坝上,三峡大坝问题就很容易搞定了
猪年行运 发表评论于
这个大坝犯天条,严重破坏自然环境,神憎鬼厌,前途甚忧。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潘家铮是三峡坝工质量检查组的组长或成员。记得他在一次讲话中感谢对三峡工程提建议和意见的人,说是从反对意见中学到更多。
猎人之家 发表评论于
这个女儿有什么资质来谈水利? 应该是中国的奴性思维在作怪吧。
wenxueOp 发表评论于
纳米卫星摄像地图网站预警,大坝扭曲位移了整整3厘米,绝对好可怕呀!
国内外友人惊诧莫名,痛心几乎至shi。
him65 发表评论于
让他们喷就是!不喷不开心!
duty 发表评论于
“中国环境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明明是一个流亡德国的不入流HD,一闻到三峡大坝的捏造消息马上出来蹭热度。另外,当年黄万里反对修三峡大坝虽然不是政治原因,但也被证明论据不足,现在他的女儿出来与王维洛搅在一起,黄在九泉之下不知如何着想。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水利二代?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哈,次为armw是极端反共反华分子。
sooo 发表评论于
一看题目,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来自什么烂货。
coyote0499 发表评论于
趁热度的来了
江汇河 发表评论于
其实还是应该感谢黄万里教授,要不是他建前强调三峡工程问题很严重,三峡工程上马前不可能得到那么细致深入的论证研究,可能就没有其现在的效益和结果了。在中国人云亦云,在领导面前只会点头哈腰的专家大多了,而象黄万里这样坚持自己的观点的人真的不多。
Armin 发表评论于
最可笑的是黄万里当年煞有介事地声称三峡水库的水有个很小的坡度,但在几百公里的距离下会产生巨大的高度足以把重庆淹掉。
Armin 发表评论于
那个黄万里就是个笑话,他反三峡大坝其实不是从科学道理出发,而是因为这老家伙是个刺头专门爱和人唱反调,当时根本没人把他当回事。现在其女儿又跳出来黑三峡了,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
scbean 发表评论于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2019-07-12 12:41:14
有些人为了“喷”,连最基本的科学常识都不顾,承认有“弹性变形”,就是承认大坝要崩溃?“弹性变形”在世间无处不在,只要物体受力就有“弹性变形”,例如房子的房梁支柱,家具,自家车,公共汽车,火车,飞机等等都有弹性变形,你就不乘坐了吗?只有当“弹性变形”超过极限后,才能产生永久变形或裂缝。没有弹性变形的材料还不存在。
==============
好,“弹性变形”,说不准哪天大坝又弹回来了呢。不能弹回来就不叫弹性形变,叫永久形变。

就像LBYD,说不定哪天他又能弹跳起来呢。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法眼 发表评论于 2019-07-12 14:19:20 不掌握具体情况,不好下结论。但是可以说三峡工程的施工质量并不是很理想的;三峡工程验收组组长张光斗教授说得很直白: 三峡工程施工质量既不是优秀、也不是豆腐渣,是良好,因为太赶进度了。......
——————
你如果和水利工程沾边,想必你看过央视的六集纪录片《大三峡》。如果还没有看过,建议你去看看,不管你赞成还是反对三峡工程。在“三峡大坝”那一集,潘家铮关于三峡大坝的施工质量,对着记者的镜头说了几句话:过去,世界上没有在施工过程中不产生的裂缝的坝(温度缝),但三峡大坝做到了。在施工验收时,硬是在坝上没有发现裂缝。为此,潘家铮建议有关人员“写一篇论文,题目就叫做‘没有裂缝的大坝’,一定会震惊世界。”:-):-)俺个人对潘家铮的尊敬程度远超过对张光斗。在俺看来,张就是一个“牛皮桶子”。:-)
裘千里 发表评论于
其实,三峡大坝没扭曲,而是反华的人心理扭曲。
衡山老道 发表评论于
民运一点长进都没有,逢共必反,还胡说八道,自己把路走死人。
ridicu 发表评论于
2003年6月1日,《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2]
2007年5月8日,《三峡大坝 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3]
2008年10月21日,《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4]
2010年7月20日,《长江水利委: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三峡大坝上》[1]。
衡山老道 发表评论于
Armweak:给你今天的发言点赞!中国人首先要学会客观、理性看问题,而不是从自己的立场看问题。
super_cat 发表评论于
大坝顶上是公路。大坝移位十几米,上面的公路也移位十几米,可公路上连个裂缝也没有。那公路是橡胶还是面条?可以任意扭曲变形而不开裂?谷歌地图不精确而已。无聊闹剧。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这个王维洛,一天到晚配合美国之音,反华仇华,西藏项目他反,新疆项目他反,三峡他也反,为反而反。黄万里说大坝最后要炸掉,那就是说坝自己倒不了,是这个逻辑吧?为什么黄万里说大坝最后要被炸掉呢?他说的原因是江道水流变缓后,会有大量石头在库区坝内存留,越积越多,无法排除,最后把水库填满,无法使用,只得把大坝炸掉,实践证明他说的情况没有发生,泄洪时石头跟水走了。
居家凡人 发表评论于
大坝是否安全我不懂,但拿Google卫星照片来证明一个大坝的变形,我觉得不靠谱。如果卫星照片都扭成那样,实物会扭成啥样?!
super_cat 发表评论于
一张过时废片吵个不停。不怕人笑话。
谷歌地图该地的时间线,最新的去年9月照片上大坝是笔直的。去年2月那张才是歪的。
拿一张过期地图,能说明是什么。就算那时大坝移位了,现在也移回来了好不好。杞人忧天说得就是这。
super_cat 发表评论于
那是一年半以前的谷歌地图照,谷歌早已更新,半年前的新照片上大坝完全没有变形好不好。
用一个过时的废片吵来吵去,多无聊啊。尤其是说大坝变形的,不告诉大家那是一年半前的图像,不告诉大家谷歌地图早已更新,误导大家地图上的大坝还是歪的。不太磊落。

flashsand 发表评论于
吵得这么厉害,就没人想到上Google Earth上去看一下吗?将Google Earth上三峡大坝的历史图片从头看到尾,从2007到现在为止,没有一张图片显示大坝有这种扭曲变形的状态。
法眼 发表评论于
不掌握具体情况,不好下结论。但是可以说三峡工程的施工质量并不是很理想的;三峡工程验收组组长张光斗教授说得很直白: 三峡工程施工质量既不是优秀、也不是豆腐渣,是良好,因为太赶进度了。而且,张光斗教授作过一个比较,说长江三峡大坝的施工质量不及50年代长江支流上修建的丹江口大坝。我有位朋友是施工现场的一个负责人,他说,张光斗教授到施工现场检查质量,90高龄的老人趴施工脚手架,查看后破口大骂他们;老人家肯定是有不满意的地方,才破口大骂。
=================
likegreen 发表评论于 2019-07-12 14:05:44
这个一旦有风险,便很可怕
likegreen 发表评论于
这个一旦有风险,便很可怕
法眼 发表评论于
哈哈,某次,黄万里教授给研究生作完学术报告,我送老先生,老先生亲口跟我说他有这个问题,说很难改啊;老先生引了一句古语,原话我记不清了。老先生叮嘱我千万不要学他。
=======================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2019-07-12 13:37:15
。。。。。。
他的种种遭遇,其实根源来自他孤芳自赏、桀骜不驯的性格。。。。。。
法眼 发表评论于
这可不仅是我个人看法,既然你提到向家坝和溪洛渡两座大坝,我就说向家坝和溪洛渡;这两座大坝的主要效益之一就是为三峡水库拦沙,我引述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对向家坝和溪洛渡两座大坝的介绍,在论述效益时是这样说的,"向家坝、溪洛渡电站建成后可以解决三峡最大的心病——泥沙淤积。专家认为,金沙江中游是长江主要产沙区之一,多年平均含沙量每立方米达1.7公斤,约为三峡入库沙量的1/2。"仅溪洛渡,其坝址年平均含沙量1.72千克每立方米,在溪洛渡坝址金沙江年平均输沙量2.47亿吨,占进入三峡水库入库泥沙量的47%。经计算分析,溪洛渡水库单独运行60年,三峡库区入库沙量将比天然状态减少34.1%以上,中数粒径细化约40%,对促进三峡工程效益发挥和减轻重庆港的淤积有重要作用。

========================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2019-07-12 13:18:44
这恐怕只是你的个人看法。在俺看来,金沙江、雅龙江上...  查看完整评论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俺对黄的负面态度绝对不是因为他反对土共和三峡工程,而是一件小事引起的。八十年代清华水利系申报博导,每个申请者要填写一个表格。其他申请博导的教授都按规则填写了,唯独黄不填,认为他自己早就合格,不需要申请。他不填写表格,就表示他不想申请博导,当然就当不成博导,所以他在退休以前一直就不是博导。

他的种种遭遇,其实根源来自他孤芳自赏、桀骜不驯的性格。如果在美国,俺敢说,他如果到某个大学开始做一个tenure-track professor,5/6年tenure-track 期限不到,可能就被系主任收拾,打发卷起铺盖走人了。

天朝之所以几千年一直落后、野蛮和下三滥,最重要的原因是,坚持事实/真理,尊重法律/规章制度的人太少太少。


adxp 发表评论于
黄的女儿是什么专业? 黄万里一贯反对设立任何大坝。。。。
pdong95014 发表评论于
反中鼩们实在找不出什么话题反中了,才在这么明显的问题上纠缠不休。难道这就是量子纠缠吗?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这恐怕只是你的个人看法。在俺看来,金沙江、雅龙江上的水力落差那么大,即使是傻子,也知道那是中国水力发电开发的最好地方了。不会因为黄的泥沙理论,中国人才想起在那里筑坝拦沙。长江上游搞梯级开发l老早就在规划,主要是发电,绝对不只是为了拦沙/卵石。至今,向家坝和溪洛渡,两个电站的装机就和三峡差不多。在建的白鹤滩装机将是1600万千万,是中国的第二大水力发电站。
=================
法眼 发表评论于 2019-07-12 12:58:56
。。。。。。
黄万里教授指出三峡工程泥沙问题的严重性,也是正确的。不过,黄万里教授一向不受政府欢迎,所以,政府的态度是一面冷处理黄万里教授、一面重视黄万里教授所提出的问题;政府下了很大的血本在三峡上游建了多座大坝,主要功能之一是拦沙,把泥沙分散拦蓄在三峡水库上的那些水库,为三峡工程做替死鬼;这样,泥沙问题才没黄万里教授所担心的那样严重。

dgtlhrs 发表评论于
应该抓三峡后面的贪官,这么大工程,竟然一个贪官没有,真是奇闻了。
benzihex 发表评论于
shambles 发表评论于 2019-07-12 12:53:00
三峡大坝弹性说我是第一次听说。我只想知道这个弹性有没有先例。人类造大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过去有人说大坝是有弹性的。
_______

所有材料都是有弹性的呀。真没听说过的话,可以去搜索一下水泥的性质。要是没有弹性,一点压力不就崩了吗。
法眼 发表评论于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2019-07-12 12:43:45
(接二)
顺便说两句黄万里。
=========================
黄万里教授指出三峡工程泥沙问题的严重性,也是正确的。不过,黄万里教授一向不受政府欢迎,所以,政府的态度是一面冷处理黄万里教授、一面重视黄万里教授所提出的问题;政府下了很大的血本在三峡上游建了多座大坝,主要功能之一是拦沙,把泥沙分散拦蓄在三峡水库上的那些水库,为三峡工程做替死鬼;这样,泥沙问题才没黄万里教授所担心的那样严重。
我要真普選 发表评论于
其實很簡單一件事,找個國際認可的Surveyor 用Laser量度一下,不就一目了然,知道究竟有沒有扭曲變,扭曲變形了多少了!

還需要這樣吵來吵去嗎?

但如果一再隱瞞,甚至封閉水壩,不讓民眾接近;那就肯定有問題!

可能不是扭曲變形的問題,怕的是「拔出蘿蔔帶出泥」,被人發現別的問題啊!
shambles 发表评论于
三峡大坝弹性说我是第一次听说。我只想知道这个弹性有没有先例。人类造大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过去有人说大坝是有弹性的。
人渣请滚蛋 发表评论于
黄万里的理论是不是正确,我不敢下结论。但是黄万里的女儿也是优秀水里专家吗?科学家也能有血统继承效果吗?拿这些人的言论出来攻击土共,恐怕只会起到反作用,更加降低你们这些媒体的可信度吧。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从这次三峡大坝的讨论就可看出天朝酱缸国几千年来的问题,集中到一点是,在天朝,自古以来,坚持讲实话太难太难,坚持事实的人太少太少,根本就没有一个讲真话的环境。首先是,从历代封建独裁王朝到现在的土共政府,从来都是在愚弄百姓,而屁民也不是等闲之辈,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也不惜造谣撒谎作假样样都来。

这些海外民主斗士,为了推翻共产党,无视任何事实,一有机会,到处煽风点火,颠倒黑白,挖共产党的墙脚。这个王维络,最早是南京大学地理系的毕业生,和水利和土木和力学等专业风马牛不相及。三峡工程完工前后,多少年内,冒充水利专家,到处造谣,煞有介事通过推算水库水面曲线,说三峡大坝建成后,重庆码头蓄水后就要被淹。又说,因水库中沙卵石的积累,很快水库就要被塞死(黄万里的结论)。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接上帖)
王维络的谎言被戳穿以后,他便从过去的“水利专家”,摇身一变,成为了现在的“中国环境问题专家”。现在,又开始对三峡大坝“弹性变形”做出“权威解释”了。他用“钢圈变形”去解释三峡大坝的变形,表明他还不如一个国内任何一个水利系三/四年级的本科生对大坝变形的理解。因为他连拱坝重力坝都分不清楚,把拱坝的“钢圈变形”比喻竟套用到三峡的重力坝身上。

这些海外“民主”斗士,为了反共,连起码的尊重事实的良知都没有,难怪现在变成了孤家寡人。去支持下三滥? 俺呸!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接二)
顺便说两句黄万里。黄回国以后在黄河上做了好几年的水利勘测,对黄河泥沙的理解有很多第一手资料。他对三门峡大坝的反对意见是正确的,可是,他又以同样的泥沙/沙卵石的理由,反对三峡。三峡水库从蓄水到现在二十多年了,三峡和三门峡一样,被泥沙/沙卵石堵死了吗? 意见被实践早已证明是错误了,本着尊重事实的原则,应该承认错误。现在家人还要强词夺理,只能让人鄙视。

据网上介绍: “1934年赴美留学,1935年获得美国康奈尔大学硕士学位,1937年获得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工程博士学位。”八十年代以前,中国鲜有从美国回去的博士。一个美国博士,吓倒一大片。 俺在美国培养博士快二十年了,俺清清楚楚,这两年就培养出来的“博士”,有多少水分,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这种两年的快手博士,其价值可能还不如吃了激素两个月就长大的鸡的价值。
Indignant 发表评论于
王维洛一贯反对三峡大坝。 历来对中国水利建设大放厥词。基本观点就是否定一切。 三峡大坝修建以来, 除发电外,通过滞洪,削峰等措施, 大大减轻了下游的防洪压力。再也不用数万军民上荆江大堤了。 黄万里的女儿是搞水利的吗?
XYZ94538 发表评论于
有些人为了“喷”,连最基本的科学常识都不顾,承认有“弹性变形”,就是承认大坝要崩溃?“弹性变形”在世间无处不在,只要物体受力就有“弹性变形”,例如房子的房梁支柱,家具,自家车,公共汽车,火车,飞机等等都有弹性变形,你就不乘坐了吗?只有当“弹性变形”超过极限后,才能产生永久变形或裂缝。没有弹性变形的材料还不存在。

lao-fei 发表评论于
  黄肖路和王维洛两人一唱一和,黄肖路为了证实她老爸当年反对建设三峡大坝是对的,就瞪眼说瞎话,王就是一个外行人,哗众取宠。哪来的灾难啊,就算是大坝有问题,把水放一些就行了。
coolwin 发表评论于
专家的儿子会打洞。
mirror1 发表评论于
KINGTIE 发表评论于 2019-07-12 11:34:45
胡佛水坝也是重力坝,不垮估计是因为民主的岩层也比较坚挺。
———-
胡佛水坝是拱形坝
三峡水坝是线型坝
受力完全不一样啊
benzihex 发表评论于
去谷歌卫星随便点个中国的城市,直线经常是弯的。懒人点这个链接 ******google***/maps/@39.9041267,116.3896264,560m/data=!3m1!1e3
看看天安门广场,都扭到姥姥家了...

这跟谷歌图像拼接算法,和他们在中国数据质量有关。

真替城里一群人智商着急。
法眼 发表评论于
王维洛先生越来越像一个民科;事实上,他既没有坝工设计的经验,甚至没有固体力学、流体力学、结构力学、水力学等专业基础方面的训练;就学过一点土地规划,和水利水电工程不沾边,就敢乱说,让业内人笑话。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黄肖路的说法更为中肯。照片可以不准确也可以作假,但是问题在那里。08年的地震和地壳局部负重变化当然有关,以后如何,谁也没有经历过,只能听两边理性的争论。一块钱两下子的那种胡言乱语简直是来搅场子的。
DrEd 发表评论于
纯属考验智商
一塌不糊涂 发表评论于
白果树瀑布景点(三峡大瀑布)和三峡大坝毫无关系,一个是长江上的坝,一个是好几十公里以外山里的一个瀑布景点......
不瞎扯,还有可能信,胡扯一气,想信都难!
胡阿友2 发表评论于
这么大个坝,变形是肯定的啦,注意观察,有风险把水放空就行,没啥大不了的。
我还等着水放干后去抢块地呢。
paladindancer 发表评论于
到底有没有变形 哪个网友拍个照片不就完事了
青春作伴好还乡 发表评论于
其实我也十分关心,就是不知道该信谁
青春作伴好还乡 发表评论于
中国专家失去了诚信,所以才有这么多纠缠
lostman 发表评论于
就怕突然大地震,加上变形,事发突然,那损失都是几年GDP
走石飞沙 发表评论于
谁都知有生就有死,啥时候死,给个准。
布衣之才 发表评论于
胡佛水坝是拱向上游的弧形坝,水压下坝块越发挤压更紧密,跟无梁殿是类似的原理。
三峡大坝是直线坝,不具有越压越紧的特点,压力下坝块各自位移之间牵制小,容易产生不规则变形。
ridicu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所谓专家就是个笑话,一切都是为了政治服务。那天包子说大便是香的,马上会有一堆专家加以论证,说是如何正确。所以能指望专家们能给三峡大坝下什么公正客观的结论呢
方知妻美 发表评论于
\u4F60\u4EEC\u4E0D\u8981\u518D\u9020\u8C23\u4E86\uFF0C\u5927\u575D\u7262\u56FA\u53EF\u9760\uFF0C\u56FA\u82E5\u91D1\u6C64\uFF01
方知妻美 发表评论于
\u94A2\u7B4B\u6C34\u6CE5\u4E0D\u80FD\u7528\u7684\u592A\u7D27\uFF0C\u6C34\u4F1A\u628A\u5B83\u4EEC\u538B\u7684\u8D8A\u6765\u8D8A\u575A\u56FA\uFF0C\u9006\u5929\u7684\u7406\u8BBA\uFF0C\u65E0\u61C8\u53EF\u51FB\uFF01
曲肱而枕 发表评论于
这事需要专家来解释,没有必要纠结在文字上。

“变形”有没有就是文字之争。任何一个东西造好往那儿一放,就会有变形。随便一栋楼,风刮一下,你说“变形”没有?肯定有。也许非常之小,无法肉眼察觉而已。但是这也是正常的,说没“变形”也不错,因为这个用词的含义不一样。但是如果从此推断说,风一吹楼就变形了,所以造楼者就是罔顾人命,这就是哗众取宠。

三峡这个事,我还是相信实测30几毫米的变形。至于这样的变形是不是有危险,应该由专家来评估。中国还是有很多很有经验的工程专家,绝大部分工程师是值得相信的。

30几毫米的变形在几千米尺度的大坝上是没有可能肉眼观察到的,或者是无法在航拍的照片上看出来的。很明显这个照片是哗众取宠。
大米袋 发表评论于
一帮没有专业知识的人,整天靠瞎扯肯定这个,肯定那个。纯粹胡扯
SoWhatAgain 发表评论于
如果没有开闸泄洪,就没有变形。
cgh 发表评论于
算好三峡那年崩溃啊,不要像中国崩溃论,年年预测,30多年,年年不准。
车轮滚滚踏遍美国 发表评论于
三峡大坝奔溃了,就像中国奔溃了一样。
KINGTIE 发表评论于
胡佛水坝也是重力坝,不垮估计是因为民主的岩层也比较坚挺。
大号蚂蚁 发表评论于
定时核弹。拖一天算一天。
泰傻 发表评论于
政府和专家都说是弹性状态了,会根据水位和压强弹来弹去的,怎么还没完没了的纠缠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