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破解:访华散记之A | jjbxg.com

访华散记之A

打印 (被阅读 次)

飞机刚一在美国落地,所有的网站都能打开了。尽管有亲朋好友在中国,我明白为什么自己早已把美国当作了真正的家。

这次去中国的时间不长,留下的记忆可真不少。以前我从不在路边小店里吃东西。这次我几乎没去豪华饭店吃东西。什么原因呢?我觉得因为店面租金太贵,能开店的一定是些身怀绝技的。作为食客,我应该给他们一个展示的机会。

忘不了在江南小镇吃的猪尾巴炒松花鹌鹑蛋和脆炸泥鳅。忘不了在喝下热豆浆就着炸油条后,我发誓只喝冰豆浆吃素菜包的经历。软糯鲜香的宁波汤圆,无论是什么馅的都给人一种流连忘返的享受。还有那碗烧得入味的红烧肉和那小皮球大的狮子头。上海南京路上刚出炉的鲜肉月饼,上海老酸奶,嘉兴的鲜肉蛋黄粽子,现杀后细火慢炖而成的鸡汤…行前在地道的日本餐馆吃的那顿正宗的日食。要说吃,今天的中餐真的达到了竞争激烈,登峰造极的地步。

经济放缓后,市场上出现了明显的疲软。什么都在销价促销,看的人远远超过掏腰包的。老百姓调侃说,只有特朗普能救中国。如果通过这一轮贸易战,真的能去伪存真,中国也许真的能跳出伪劣造假的循环。不过看看有关中国高考的报道,四川前一万名考生里,竟有六千三百人是复读生。中国经济除了照猫画虎,究竟如何独立自主地发展呢?

中国是个充满生机的地方。中国也是个充满悲喜剧的地方。我从南到北从城市到农村地转了一圈,发现到处都张贴着扫黑的横幅标语和宣传画。要不是街上人的衣着和市场供应的琳琅满目,我还真有点恍如隔世地似乎回到了文革的时代。

这扫黑究竟是反腐的第二步呢,还是敲山震虎的反腐搞不下去了,改用扫黑拍苍蝇呢?某天坐出租车遇见一位饶舌的司机。他倒是看得一清二楚。“什么扫黑呀?你不扫黑更灰头土脸,威风扫地了。”我问此话怎讲?他答道“扫黑没什么标准,你说话声高了,人家都能投诉你是黑势力。”闹了半天,这扫黑不就成了公报私仇的举报加报复。这个党随着经济的发展似乎越来越没自信了。怪不得香港惊天动地,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在国内连只字片语的客观报道我都没见着呢。我见了太多人告诉我相同的话,谁看新闻联播呀,根本就没法看,全是习近平和宣传。最幽默的是,那天我沿街闲逛,猛抬头竟然看见一家宠物医院门前挂着这么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横幅,“打大打小,见黑就扫。”这是扫黑还是打狗呀!我就不明白,难道搞了快半个世纪的改革,中国如今成了黑恶势力的天下?这究竟是官匪一家造成的,还是官官相护的结果呢?!

然后就是上海在党的生日那天率先搞起了垃圾分类。那喜剧效果就更上了一层楼。有些小区把以前每层楼都有的垃圾桶撤了,只留下了一个干垃圾桶,倒湿垃圾得下楼去社区指定地点。因为天热,家家户户从早到晚就在忙着丢垃圾。一袋袋湿垃圾滴着鱼腥和血水哩哩啦啦地沿着各家各户一路顺着电梯滴到指定地点。以前负责倒垃圾的如今工作量减了一半,扫楼道的却要忙个不停。我最担心的是,哪天住高层的某位住户忽然不开心,打开窗子把湿垃圾从天而降地扔下来砸到下面走路的无辜。弄个浑身污算是倒霉,万一被砸伤了,你说你是穿着这身浑身恶臭的衣服去急诊呢还是先换身衣服再去?但是我斩钉截铁地对亲朋好友们说,垃圾分类势在必行。一个十四亿人的国家哪能天天只造垃圾而不清理回收呀!还不要说城市如今垃圾没处藏,去农村看看,到处都是塑料袋。地上,田里,树枝上。发展经济不能不管不顾地以自然为代价。连古人都知道,人造孽天惩。

这就是我看到的中国。有的人早已实现了中国梦。有的人行色匆匆地在实现着中国梦。有的人懵懵懂懂地做着中国梦。还有的四下张望,心里发虚地不知何为中国梦。

风雨中国,一路往前走。

写于2019年7月12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