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破解:湮没在废墟下的私情 ——一名青楼女子与一个戏子的生死情刼 | jjbxg.com

湮没在废墟下的私情 ——一名青楼女子与一个戏子的生死情刼

职业: 外科医生 业余爱好: 旅游, 文学, 京剧, 工作之余喜欢写些怀旧散文, 随笔
打印 (被阅读 次)

      在我故乡镇上西边有一大片废墟,那儿离开我家大约有半里路光景,那片废墟很大,上面全是带有火烧过痕迹的残砖破瓦,可以想象当年这座大宅深院的气势。我小时候就听说有人曾在这儿挖到过宝贝,也不知是真是假。有时候我也会与我的小伙伴去那儿玩,不过这得瞒着家里人,因为据说这烧毁的宅子不吉利。说起来这宅院的主人也是我的老长辈,因他排行第九,所以人称九爷,按辈分我得称他九公公;但我却从未见过这位长辈,甚至連i我父亲当年见到他时也还年幼,但他家的事却在我们家族中悄悄地流传着,只是当年我还很小,所以也没听说过,也许虽然听说过,却并没听懂,直至我长大后,才从一位长辈口中知晓这大宅院里曾经发生的陈年往事。

       这 位九公公虽然与我们家同宗,但关系比较疏淡,似乎我们家的老祖宗还不太看得起他,据说他们祖上曾发过不义之财,才建了这座大宅院。有懂风水的人曾经说这地风水不好,若建了宅子会成凶宅,可九公公的祖上不信邪,还是建了这大宅子。不幸后来被风水先生言中,在这座深宅大院居然真的发生了家破人亡的事。下面叙述的就是在这凶宅里发生的惨剧,因为当事的人老早就去世,讲述的人也早巳作故,所以在叙述中有些细节可能有误,也就无法考证了。

        这宅子的主人即九公公年轻时就是个浪荡子,成日沉湎于秦楼楚馆,他又是独生子,父母对他百依百顺,更让他肆无忌惮,为了收住他的心,就早早的给他完了婚,可新婚燕尔没有几时,他旧疾难改,不久还娶了一个青楼女子回家。这女子小名叫丽香,生得十分美貎,据说她身材俊俏,鵝蛋形的一张粉脸不瘦不肥,白嫩的皮肤简直吹弹得破,两弯淡淡的柳眉上覆着刘海,天然一对妙目澄如秋水,更加令人喜爱的是她擅唱京戏青衣花衫,扮相还特别美。这九爷把她爱如拱璧,不过也就因了这女人的到来 而导致此后发生的那幕惨剧,这且慢慢说来。

       这丽香当年在上海滩青楼中虽不能与林黛玉那些前辈名妓相比,但亦小有名气,慕她名的人也不少,她又会唱京戏,所以周围也有不少爱好京戏的嫖客,包括一些京戏名角儿,因此她常去戏院里看戏。有一次看戏时看见一个在“罗成叫关”里演罗成的一个小生,此人出场时头戴亮银虎盔,身披素银甲,外罩素罗袍,脚登厚底皂靴,生得是面如敷粉,眼如点漆,好一个白马银枪俏罗成。他不但扮相帅气,而且在台上抬腿亮相、转身滾背、双翻甩水袖等身段动作之干净利索, 形象之潇洒,一亮相就博得个满堂彩;他那高亢嘹亮激昂悲壮的唱腔更是声情并茂,当唱到“无人挂帅统雄 兵,三王元吉掌帅印,命俺罗成做先行。黄道日不叫臣出马,黑煞之日出了兵。从辰时杀到午时正,午时又杀近黄昏。连杀四门我的力巳尽,北门又遇小罗春。多多拜上秦叔宝,三岁罗通你看承,本当再写各公位,袍短血干写不成,。一封血书忙修定,儿到长安搬救兵。 ”叫好之声迭起,特别是那句“十指连心痛煞了人”,当年前辈小生德珺如唱这句时在光绪末年风靡整座北京城,街头巷尾人人都会哼这名腔,他唱这句时据行家评论说确实有德珺如的韵味   。这丽香本来就是个京戏迷,现在见了这艺名叫菊琴的小生,更是只要是他演的戏,场场不落空。那小生在台上见包厢内一个漂亮女人一直在看他,也不免常把目光扫过来,也许是惺惺相惜,也许是前世的缘分,没有几时两人就如胶如漆,还偷偷在 一个僻静之处租了个小房子时常幽会。不久他所在的戏班子要换别个码头去演出,两人难舍难分,临别时约好,待等他攒足了钱就回来与她赎身做一辈子夫妻,她把为他置办的一套演罗成的行头送给他留念,叫他一穿上这套行头就想起她。

       这菊琴自幼父母双亡,打小就由其叔父抚养。叔父是一名京剧演员,但一辈子没出名,所以把希望寄托在这既是侄儿又是徒弟的他身上,为他聘名师教授,他也很努力,文武昆当不乱,能演各种角色,现在总算巳崭露头角;但他深知戏子一旦出了名就有人来捧,其中也不乏大户人家的小姐与姨太太,还有就是青楼妓女,他把这些一概斥之以“吊膀子”,所以一直对他看管甚严,不让他越雷池一步;不过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居然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这宝贝侄儿不仅与妓女相好,还私订终身,这还了得;于是在上海的演出到期后就赶紧离开,并且此后就不让他搭去上海演出的班子,一直在北方搭班子唱戏。转眼一年过去了,他师兄看中了他这个侄儿,就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不想他怎么也不愿意,推说自己还年轻,不急。他叔父知道他还是放不下丽香,于是来了个釜底抽薪  ,他知道当初丽香曾赠他一套演罗成的行头,平时一直不舍得用,由他代为保管。一天他告诉他侄儿要回老家去处理一些事,私下里吩咐班主别让他乱走。他自己就带上了那套行头,故意弄得很脏很旧,又在上面洒上了一点鸡血。因丽香那家妓院他认得,所以一径寻了去,先找到鸨母,把经过一说,这让鸨母大喜过望,因为自打菊琴走后,丽香日夜思念,也懒怠接客,一心想等菊琴来为她赎身,鸨母眼看这摇钱树早晚得飞掉,所以一直对她防范甚严。现在有这么个好机会可断了她的想头,于是与他配合默契,把那套带血的行头给她看了,并告诉她菊琴在一次演狮子楼的武松时不慎从三层高的台上跌下来摔伤了,虽经医院救治,终因伤重去世,他是菊琴的琴师,临终时菊琴把这件行头托他送还给丽香,并叫她把他忘了。丽香听了当下哭得昏死了过去,以后整整三天不吃不喝。这可把老鸨急个半死 ,但毕竟这当年红妓女出身的老鸨有办法,最后总算把她劝醒过来,说人死不能复生,你年纪还轻,将来帮她找个好人从良。并答应让她去虹庙为他做一场法事超度他。他叔父回来后告诉他,这次回老家顺路还去了趟上海,还见到了丽香的鸨母, 问起丽香,鸨母说丽香与他分别还不到半年就被一个广东客人赎身去广东了。又劝他说,本来婊子无情,以后还是好好演戏,出了名什么样的漂亮女人找不到。几经劝说,他也慢慢把思念丽香的心放下了。假如事情到此为止的话那倒也就没有后来发生的事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造化弄人,也许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后来发生的事就非人力所能挽回的了。

       且说两年后,这丽香就被我们这位九老爷给赎身作了他的小妾,这九老爷仗着家里有钱,有次在上海丽香所在的这家妓院见到了她,一下就迷上了,不惜化重金为她赎了身。这老九对她是宠爱有加,因她不惯在小镇上生活,所以特地在城里置了一所小公馆,买了两个小丫头服侍,她一天到晚也无所事事,常去戏院子看戏。也是无巧不成书,那天戏院子里上演“罗成叫关”,她对这出戏是每场必看,那天的大轴就是这“罗成叫关”,台上罗成还没亮相,那一声“十指连心痛煞人”高亢悲壮的嗓音就让她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待等饰演罗成的演员一亮相,不是那菊琴还有谁!这让她又惊又喜,做梦也没想到今生还会与他相见。他在台上也看到包厢中有一位妇人似曾相识,仔细打量才看清原来竟是他日思暮想的丽香,这一惊也非同小可,戏散场后,她避了人两人眉目传情。在他演出的那些日子,她是逢场必到,只是苦于无法相会,后来终于九爷有事出门,她把两个小丫头打发了出去,两人才能在小公馆里畅叙别后之情,方知两人都上了当。思来想去,决定私奔,好在他叔父前年巳因病离世,所以也无人阻碍了。一天深夜,她带了收拾好的细软,上了他老早雇好的一条船直往南通。两人在南通隐姓埋名,他也暂时不去唱戏,好在这几年他唱戏唱红了,挣了不少包银,再加上她随身又带出了不少钱,所以不用为生计犯愁。可惜这样的好日子没过多久,九老爷雇用的包打听就找到了他们并把他俩一起带到了九老爷家,这九爷那能容忍这烂戏子让他戴绿帽子,当下当着她的面把他捆翻在地命人用扁担打屁股,打得皮开肉绽,家中管事的怕出人命,就赶忙把我祖父找去,总算保住了他的命;但他还是不解恨,最后把他以拐骗良家妇女的罪名送进了监狱,那监狱长也是个戏迷,所以蛮可怜他,总算让他度过了三年牢狱生涯。丽香事后被九老爷关在一间暗屋里,每天命人给些残羹冷饭,不几时就以一条腰带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

       自打出狱后,因为他的腿被打伤后瘸了,所以不能再登台演戏,幸亏原来戏班子里的班主把他收留下来打鼓。平日他也不与人说话,但报仇的心思一刻也没有忘怀。终于有一天他找到九爷家,看门的人看他穿得破破烂烂的不让他进门,他告诉看门的人说要找姨太太,看门人看了他一眼,鄙夷地说:“哦,那婊子姨太太死了都有三年了!”他听说后大哭了一场,当天深夜,带了火种把九爷家大门反锁上后翻墙进去,然后又进了二门三门,并且同样把门反锁上,然后四处点火,因为门被反锁了,所以屋内的人一个也跑不出去,那晚又是大风,风助火势,等到人们发现想来救火,整座宅院早巳烧得只剩屋架了,所有的人包括他自己也一起葬身火海。因为九爷家没有了后人,所以族里决定把他的田地都充作了义庄田。

       由于是家族中的丑事,所以长辈们对此都讳莫如深,我们小辈就更不知几十年前发生的这惨剧了。长大后,我听说了这件事,对那位菊琴与丽香深深的同情,很为他们可惜生长在那封建的年代;文革前我有次无意中翻到尚未后来被红卫兵小将们烧掉的我们家的老家谱,查到九公公这一支,确实到他为止,他们这一支下面就没有人了。

      前年,我有事路过故乡,因听说原来早巳被夷为平地的我们家那老宅居然还留下十之一二,于是想去看看我童年生活过的地方。走到那儿,那百年的老宅确实只剩下我童年记忆中的不到十分之一,然而它却仍然迄立着,其临时砌起的围墙上还钉上一块黄澄澄的铜牌,上面写有“xxx市文物保护单位”;另外还有一块木牌,上面有这老宅的名称,历史及原来的主人即我祖父的名字。我又走到镇西头原来九公公家老宅的那片废墟的位置,却不见了原来的踪影,而代之以四幢六层的高楼,不由得令人感慨人间之沧桑,世事之无常。

      註:我的祖辈们当年还没有“爱情”这字眼,往往把男女之间的情称作“私情”,为 保持当年的习惯,故我把本文中两位主人公的爱情委屈地称之谓“私情”。

 
剑门奇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谢谢
dong140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
剑门奇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椒' 的评论 : 谢谢
花椒 发表评论于
婊子有情,戏子有义。
剑门奇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elloworld1000' 的评论 : 谢谢
helloworld1000 发表评论于
poor thing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