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破解:登鹫峰走奥森,补课景山 (北京乎 之5) | jjbxg.com

登鹫峰走奥森,补课景山 (北京乎 之5)

打印 (被阅读 次)

疾步奥森

北京的颐和园北海故宫等应当叫作景点,能被称为公园的该是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简称奥森)和朝阳公园。

别说我矫情!公园应当是以市民娱乐休闲锻炼为主,景点则立足游客观光见识追溯!看到奥森里很多市民支顶帐篷,一家人放松度个五一小长假的一日。联想很多人在景点“拼搏” ,在高速公路上“消磨”,会有更多人以后选择前一种方式吗?

和老朋友傍晚在奥森疾步13公里,气温逼近摄氏30度,幸好这里有很多树荫遮挡强烈的阳光。奥森现在是北京接近老城区最大一块公园绿地,政府还是蛮下力气,种植了各种树木灌木花草。春天是各种鲜花,秋天是观秋色的好去处。公园里有高质量的橡胶步道/跑道,吸引很多市民来这里锻炼。也许下一次在北京时,我会来这里跑一大圈。

这回已经是我们两人第二次约在这里走步,作为在北京聚会的内容之一。走完了之后,自然免不了再吃上一顿。朋友比我能走,关键是每天坚持,几年下来体重下来了,血液指标大为改善。

 

鹫峰登山

竟然从没去过鹫峰! 所以一定要补上。

庆幸今天多云,不像前两日爆热。鹫峰海拔460多米,从山脚下到峰顶爬升370米。鹫峰还不是这附近的最高峰,从鹫峰顶起,有一条小路通向下一个720米海拔的峰顶。与香山鬼见愁相比,鹫峰的高度低近100米。但这里的登山路没有香山那边平整,高低不平石块铺设的山道对腿脚的挑战多一个层次。

穿的鞋不对,不能对脚起到保护作用。还没有带登山杆,让下山时滑倒扭脚的风险顿增。山道上却有很多十岁以下的小孩,打闹嬉笑增添欢乐气氛。还有一家四口装备精良,晚上在山上过夜,遇到他们时他们在返程中。

鹫峰虽是个不错的短距离登山(两小时鹫峰顶往返)好去处,但从城内过来并不十分方便。有16号地铁过来,接99专线车到山下,但仍要步行最后一段才能到达入口处。

 

对景山如此陌生

完全记不清上一次进景山公园是哪一年?现在回忆点什么动辄就是十年二十年的跨度,模糊得“令人胆颤”。小时候曾住在东城区一段时间,论公园还是北海最熟悉,离我们家也近,这回再访时依然熟悉得如同进了自己后花园似的。

景山就陌生多了,谁老去看倒霉皇上上吊的地方!

老妈提议去转转,那一定要安排。她现在进次城不容易,也很多年没有去景山北海走动了。说起“进城”这个词,现在年轻点的北京人一点没有概念。昨天问两个90后北京小孩儿,她们脑子里北京城区的概念是什么?似乎是天大一般的难题,半天也确定不了是该划在五环里或者是六环。以前“进城”的概念就是到城墙圈起来那部分,没城墙之后,就是二环内那地界儿。

出租车把我们带到景山西街上的这个入口。带着老人自然不能考虑上小山上俯瞰紫禁城,但可以去观赏院子里仍在怒放的郁金香,更有北京人喜欢的各种牡丹。可惜仍然早了一个星期,绽开的牡丹品种最多只有一半。还有大木盆里养的各种金鱼,老妈看得兴致很高。好像看金鱼还真是早年传下来逛公园的一个活动,尤其是中山公园里。

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对景山里的寿皇殿没有丝毫概念。这里很长一段时间被北京市少年宫占用,直到90年代才逐渐搬出。这片位于景山公园内北侧的建筑群,我从来没有进来过,也是部分对景山陌生的原因。那天在院子里走动,因为时间有限,我们无法进展厅看介绍内容。正和老妈念叨这里当年到底干什么用,有位北京老哥接茬,说这里是清朝时皇上灵柩出京城下葬前停放的地方,殿前两侧还有专门烧纸和其它贡品的焚烧炉。

回到家后上网查询,才知道寿皇殿和停灵并没有关系,而清代皇帝私家祭祀先祖的地方(太庙则用作皇室和朝廷正式祭祀仪式)。从清雍正年间开始,每年清明节,皇上会带着儿孙到寿皇殿行礼。清代时,寿皇殿内部靠后分有隔间,常年悬挂、供奉着自康熙帝起始的历代皇帝肖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