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破解:人生记录:童年(上) | jjbxg.com

人生记录:童年(上)

打印 (被阅读 次)

小学一年级 - 保俶路小学
小学一年级就读于位于松木场的保俶路小学。那时我家仍住在黄龙洞边的浙江省艺校里,从艺校到保俶路小学,有两站公交车的路程,这条线路现在有好几路公交车经过。沿途有浙江音乐厅,黄龙饭店,省图书馆,陈经纶体校,新建的蝴蝶造型的中国越剧场 ......, 很热闹。但我读一年级时,那只是一条未铺柏油的小路,上下学都是步行,高年级同学照顾低年级同学。下雨天地很泥泞,记得要经过一个小土坡,而土坡边有一破旧低矮的小屋,门口总坐着一位在织毛衣的男子,因为好奇至今仍记忆犹新。

高年级有一位家住在宝石山顶现在想来应该是住在葛岭的大姐姐,邀请我们几个大大小小的校友去她家玩。从后山去她家要爬山,我们走的山路没有石阶,陡峭的山坡尽是沙土和零星的大石头。有些恐高的我抖抖索索地跟着往上爬,结果脚下一滑赶紧抓住一块石头,谁料这石头是松动的,连人带石头往下滑去,大姐姐见状一个箭步冲下来把我给拉住了。不记得这位姐姐的名字了,只记得她长得很好看。回头想当年住在葛岭的应该不是高知就是高官家庭了,但那个年代没有一丁点儿隔阂。

我在幼儿园就是出了名的好孩子,每周回家胸前都佩有象征好孩子的大红花。小学老师也喜欢我,大概我一向胆小听话从不惹事吧。一年级担任课代表或班长,记不清了。一次班主任语文课的唐老师上课时让我去她办公室帮她取班级同学的作业本,结果我空着手回来了,告诉老师没找到,唐老师轻轻地说了声:小笨蛋;听惯表扬的我心里自然不爽。原来她把本子放在书架上层我怎么看得到呢!毕竟是小孩过后很快就忘了。谁想到过了没多久学校掀起一股写大字报的风潮,我们一年级学生还写不好毛笔字就让我们用铅笔写小字报。写什么呢?绞尽脑汁,对了,就写唐老师骂我小笨蛋。这就是我的第一张也是唯一的一张小字报。那一年,文革开始了!回想起来令人不寒而栗,我从小学一年级就被投身了文革,伤害了我的老师。长大后想想其实当时唐老师是充满宠爱的语气说的。  

小学二年级至五年级- 安吉路小学
小学二年级我家搬到了浙江省出版社宿舍大院安吉路六号,与安吉路小学就隔一条窄窄的弄堂,学校的打铃声都能听到。我自然就转校到了安吉路小学。文革前的安吉路小学是省重点学校,为浙江省教育厅直属学校,文革中被称为修样板(修正主义样板)。现在改名为安吉路实验学校,实行九年制, 曾被列为“全国百所名校”。

当时虽然正值文化大革命但学校并未停课,只是考试方式有点变化。记得有一次数学考试是去校园测量花园,然后分小组讨论并答卷。我心里觉得不公平,这样会的不会的都是一个成绩了。殊不知当时学校能坚持上课就很艰难了。小学四年级我们就开英语课了,学会的第一句话是: Long live Chairman Mao! 学会的第一首英文歌是:”I am a little communist“, 由儿歌《我是公社小社员》改编。有一位留着两条大辫子的大个子女珠算老师给我印象很深,每次问她第二天珠算课要不要带算盘她总是回答说:可以吧。其实她的意思是要带的,她这种不确定的回答不知是性格呢还是不敢肯定,怕学生闹。反正我不喜欢这种模凌两可的回答,至今遇到这种性格的人我就会想到这位老师。

学校虽然上着课但当时真的乱极了,抽水马桶的盖被拆下来螺帽眼系上绳子,被孩子们当滑雪板在操场的跑道上一人拉一人坐在马桶盖上体验滑雪的快活。我也干过这事,一次因为同学拉得太快我从马桶盖上屁股着地狠狠地摔了一跤,尾骨还疼了好几年呢!调皮的同学把簸箕连垃圾放在教室门框上,老师来上课一推门被砸得满头满身的垃圾,类似的事举不胜举。当时的校长,副校长们被迫往糠堆里钻,脸上被胡闹的孩子盖上印章。他们本该是最受人尊敬的师长啊!我也曾为自己戴上了红小兵袖章而无比兴奋,那是怎样的年代啊!

高小我经历了第一次野营拉练。拉练的前一天不巧迎来了我的初潮。母亲让我留在家里,我死活不肯,结果母亲只好把我送到学校请带队的老师关照一下。结果带队的老师忘了我的姓名,挨个地问,这种事谁好意思当众承认啊!我到底也没有吭声,硬咬着牙参加了长达八天的长途野营拉练。真的是很狼狈,那年月哪有现在的形形色色的柔软吸水的卫生巾啊,用的是又粗又硬的草纸,皮肤被草纸磨破磨肿了也硬抗着。和其他同学一样每天自己打背包,背着行李长途跋涉。由于有正规的军人带领,至今我还能打出方方正正的背包呢。值得感谢的是,当时的组织者还是考虑得很周全的,有随行医务人员,参观完千人坑吃的忆苦饭是营养丰富的胡萝卜煮白米饭。喜欢吃胡萝卜的孩子高兴得不得了,而我则宁愿吃真正的窝头。有一次半夜吹哨子紧急集合,必须摸黑打背包,结果有反穿裤子的,左右脚穿错鞋的,捧着被子行军的,幸好兜了一大圈天亮发现又回到了原地。

读小学时
记忆最深的节日就是国庆节。安吉路小学几乎每年提前好几周就开始训练国庆节游行的步伐和摆阵我们也以能参加国庆游行而骄傲,甚至有点看不起没有机会参加国庆游行的学校。十月一日的杭城秋意浓,因为统一着装,红领巾,半裙配白衬衣,为了御寒我们往往把毛背心穿在白衬衣里,棉毛裤打底卷至膝盖以上。

由于那特殊的年代,小学生活中记忆深刻的不是课堂上而是这些与读书无关的事。虽然当时的安吉路小学并不似昔日和今日那么荣耀,我心底里还是一直为自己曾经是安吉路小学的学生而感到自豪和幸运的。好想回到我的母校看看,不知门卫会否把我挡在门外?

登录后才可评论.